• 社會

    一起泳池碰撞引發的小沖突如何給兩個家庭帶去永遠的改變

    陳威敬  2021-08-09 11:20:51

    “對不起,是我做錯了,我對整件事負責,一條命頂一個心理創傷應該夠了嗎?”在遭到網絡暴力后,德陽女醫生安某不堪壓力,選擇自殺身亡。

     

    事情的源頭,是因一次小小的“沖撞”。2018年8月20日,安某與13歲少年李驍(化名)在泳池發生沖突,兩家人調解無果,而后矛盾升級,李驍家人將安某夫婦的個人信息公開到網絡上,夫妻二人的生活陷入輿論漩渦,短信、電話謾罵,甚至有人寄花圈。

     

    五天后,安某自殺,其丈夫喬某報警,追究涉事少年三名家屬泄露他和妻子隱私的責任,隨后三名被告人因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被提起公訴。

     

    一千多個日夜過去后,該案有了新進展。2021年8月7日,該案在德陽綿竹市人民法院一審第二次開庭。法院當庭對此案宣判:泄露安某信息的3名被告人均獲刑,法院判處常某一(李驍母親)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常某二(常某一堂妹)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孫某某(常某一表妹)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罪名由“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變更為“侮辱罪”。

     

    難堪網暴

     

    一起因泳池“碰撞”引發的小沖突,在經由網絡曝光后,給兩個家庭帶去永遠的改變。

     

    2018年8月20日晚,35歲的安某和喬某領著5歲女兒前往某游泳館游泳。案件資料顯示,安某與同泳道相向而游的李驍發生身體碰撞,李驍隨即朝安某游走方向做出吐口水的動作。

     

    在泳池中的喬某看見后,撲向李驍,將其頭部按在水中,后打了一耳光,并予以訓斥。

     

    泳池邊的小摩擦很快被救生員勸止。但不久后,沖突升級。常某一在看完泳池的監控后,又與安某在女更衣室發生肢體沖突。隨后泳池的工作人員報了警,但調解未果。

     

    安某是當地醫院的一名兒科醫生,喬某是當地一名公務員。次日,常某一等人前往安某及喬某各自所在單位,反映游泳池沖突情況,并要求對其二人處理。期間,常某一等人在喬某工作單位的公示欄里拍下了喬某的姓名、單位職務、照片等;又通過網絡檢索找到安某的姓名、單位職務、照片等資料。

     

    隨后,上述泳池沖突事件突然在網絡上發酵。先是有微博說到,“快來看,××局員工公開毆打未成年人,……就因為孩子游泳不小心撞到了他老婆”。后來沖突事件被制作成視頻,其中還有對常某一的采訪。

     

    后經法院查明,常某一、常某二和孫某某將獲取的喬某為公務員、安某為兒科醫生等個人信息與游泳池視頻關聯,配注帶有明顯貶損、侮辱色彩的標題,分別通過微信、微博等方式推送給他人及媒體記者進行爆料,并通過網絡發布情緒性、侮辱性標題帖文和評論,引導網民對喬某、安某作出負面的評價。

     

    隨后,安某夫婦被“人肉搜索”,成為德陽當地的輿論熱點。隨之而來的詆毀、謾罵吞沒了他們,有人把他們稱為“德陽的垃圾”,有人說要去安某就職的醫院科室掛號,要到醫院“拉橫幅”,當事人喬某的工作單位也成了攻擊目標。

     

    喬某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事件在網絡上發酵后,他們曾試圖找到對方調解。那段時間,安某的精神壓力很大,“和對方約見后,她對措辭的草稿改了又改”,但兩人期待的調解并未達成。

     

    尋求調解無果的第二天傍晚,安某給負責調解的警官發了一條信息,說自己做錯了,要用自己的一條命抵對方一個心理創傷。當晚,安某被發現于自家的轎車上,因吞下約500片撲爾敏,搶救無效死亡。

     

    隨著安某的離世,輿論出現反轉。少年李驍家人的身份證號、戶籍信息、工作單位、結婚證,以及李驍的學校名稱等,被人肉到了網上,遭到攻擊。

     

    喬某也向警方報案,希望追究少年家屬的刑事責任。數日后,喬某從警方獲悉少年家屬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

     

    2020年8月5日,綿竹市法院開庭審理此案,一審開庭超過12小時,但并未當庭宣判。庭后,法院發布消息稱,該案受理以來,因案情復雜,該市檢察院經過補充偵查,綿竹市法院組織召開了5次庭前會議。

     

    在接下來的近一年里,該案一直未有進展。直到2021年8月6日,該案一審再次開庭。

     

    據喬某介紹,此次庭審,三名被告人均當庭表示歉意。

     

    綿竹市法院一審判決認為,常某一、常某二、孫某某利用信息網絡平臺煽動網絡暴力公然侮辱他人,致被害人安某自殺身亡,情節嚴重,其行為均已構成侮辱罪。根據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性質、認罪悔罪情況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判處常某一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常某二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孫某某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

     

    “沒有一個贏家”

     

    值得注意的是,最終判決時,法院變更了指控罪名。

     

    對此,綿竹市人民法院解釋稱,本案中,被告人為了發泄對被害人的不滿情緒,故意放大喬某、安某的身份信息,引導大量不知實情的網民連續在網上對被害人進行指責、謾罵、詆毀、貶損人格、損毀名譽,形成網絡暴力,導致安某自殺身亡的嚴重后果。

     

    陜西恒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師趙良善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因為被告人不僅在網絡上發布了兩名被害人的個人信息,其言論也帶有明顯負面貶損、侮辱色彩,因此法院將罪名由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改為侮辱罪是恰當的。

     

    趙良善介紹,根據《刑法》規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實誹謗他人,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

     

    “侮辱罪,一般是自訴案件,即告訴才處理”,趙良善稱,本案之所以提起公訴,是因為造成女醫生安某自殺身亡,屬于該法規定的“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安某的自殺結果可歸為情節嚴重。

     

    據喬某介紹,宣判后,三名被告人并未表示提出上訴,而他對于判決結果也能接受,“高興啊什么的都沒有,反正等了三年,終于有這么個結果,也算是有個交代,有那么一絲絲的安慰吧”。

     

    “我們的目的就是要查明真相,判明責任,不管是以侮辱罪承擔責任,還是其他”,喬某的代理律師趙啟太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兩個罪名的主客觀要件雖不同,但就本案而言量刑幅度差不多。在他看來,最終以侮辱罪定罪,體現的因果關系更緊密。

     

     

    “代價太大了,沒有一個贏家,唯一的價值是警示社會”,趙啟太感嘆!爸两,我都不知道我們一家三口出去玩的照片是怎么流出去的!眴棠诚蛑袊侣勚芸f。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天堂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