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會

    德爾塔變異株突破南京防線,中國抗疫壓力幾何?

    杜瑋 彭丹妮  2021-08-09 10:30:02

    德爾塔帶來的壓力測試

    本刊記者/杜瑋 彭丹妮

    發于2021.8.9總第1007期《中國新聞周刊》


    7月20日晚,當南京祿口國際機場員工發現9例陽性樣本的消息出現在劉暢的朋友圈時,她有些意外,但也沒太緊張。她住在南京市鼓樓區,距離機場四十多公里,她覺得大概率是境外輸入,風險不大。自去年3月本土病例清零以來,南京一直維持本土零新增的紀錄,堪稱最“安全”城市之一。即便在2020年初,這個有著931萬常住人口的省會城市也就只發現了93個確診患者。她原本還打算月底和男朋友回老家參加朋友婚禮,但第二天就被公司告知不能離寧。


    7月20日,也是鄭州市創下中國大陸一小時降雨量極值的日子,社交媒體此后一周的關注點都在于此。但就在同時,南京的新增病例數開始快速增長,7月25日至27日,每天的新增確診病例均有三四十例,疫情也不再局限于祿口機場所在的江寧區祿口街道附近,不僅波及南京主城區,且外溢到全國多地。這讓劉暢和朋友們感到事態嚴重,國人也都回過神來,意識到南京疫情可能并不像此前發生的多起小規模聚集性疫情那樣,僅局限于個別地方。


    7月28日,南京街頭一處核酸檢測點,市民在夜色中排隊,準備進行核酸檢測取樣。這是南京市第三輪全員核酸檢測。攝影/本刊記者 泱波


    “此輪疫情會大規模暴發嗎?”7月31日,人民日報官方微博發起的這一話題登上熱搜。在暑期旅行高峰的助力下,截至8月2日24時,南京此次疫情相關聯的病例已遍布全國10省28市,呈多點開花態勢,累計病例超過420例。旅游勝地湖南省張家界更是成為病毒的“第二落點”,引發9省17市70余例感染。


    7月31日下午,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召開的新聞發布會稱,短期內,南京本輪疫情仍有繼續擴散風險。一位不愿具名的公共衛生專家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就全國范圍來看,要是未來一個月疫情態勢能控制住,“能消停就不錯了”。


    “南京事實已經封城,但還是有點晚了”


    7月20日,南京市江寧區新冠疫情防控指揮部接到祿口機場報告,在機場員工的定期核酸檢測樣品中,有9份結果呈陽性。其中,8人是機場保潔員,1人是客艙保潔員。


    隨著采樣增多,越來越多的機場保潔人員被檢出陽性,被感染的機場工作人員包括地勤、輔警、裝卸工、空乘等。病毒先在機艙保潔人員中快速傳播,后通過社會活動、工作環境污染等,造成疫情進一步擴大。這些機場工作人員多居住于下屬于祿口街道的村落,每日騎電動車通勤,病毒又由此傳播給家人。根據流調信息,南京市現有220例感染者中,機場工作人員共96例。其中,保潔員70例,以女性為主,年齡在四五十歲上下。


    南京市民劉暢關心疫情進展,每天都仔細研究官方發布的確診病例流調信息。但她卻吃驚地發現,在祿口機場發現感染病例后的數天內,機場相關工作人員并沒有被閉環管理起來,而是來去自由。一位家住南京建鄴區的航空公司地勤人員,7月20日晚吃完火鍋后自駕車到單位做核酸檢測并留觀,21日檢測結果陰性后回家。23日再次核酸檢測后,直接去醫院看望朋友,直到24日確診被隔離治療。另據新華社報道,一位駐場工作人員說,盡管機場20日就發現病例,但受訪者21、22日兩天依舊冒著被感染的風險照常上下班。

     

    7月21日,工作人員在南京祿口機場T2航站樓內進行消殺。圖/新華


    直到7月23日,祿口國際機場才暫停國內航線運營,28日暫停國際航線。疫情發生后第六天即7月26日,南京市委強調,對祿口機場及相關工作人員進行全面封閉管理。


    前述不愿具名的公共衛生專家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南京當初應第一時間關閉航站樓,第一時間向全國發出協查通報,尋找潛在感染者。


    7月26日起,南京市所有小區全面實行出入嚴格管控。南京汽車客運站等8個長途客運站從27日起全部暫停運營;跨市19條毗鄰公交線縮線至市域內運營;全市出租汽車(含網約車)不得離寧。南京南站、南京火車站自21日起設置查驗點,共查驗27萬人,勸返3700人。7月29日,江蘇關閉21個高速公路收費站出入口,其中10個為南京高速公路出入口。該公衛專家認為,“南京事實上已經封城,但還是有點晚了”,此時,病例已擴散到全國多個城市。


    令劉暢困惑的另一件事,是毒株類型的確定問題。早在7月21日,廣東省珠海市人民政府官方微博“珠海發布”就稱:據了解,南京市疫情所涉病例數已近20例,1例基因測序提示為德爾塔變異株。7月22日和26日,廣州網信辦和合肥市人民政府官方微博也分別發文揭示了此次疫情中的毒株為德爾塔。7月26日,四川省瀘州市召開新聞發布會上,宣布該市24日發現的一例無癥狀感染者感染的毒株為德爾塔。然而,直到7月27日,南京市才正式宣布,從病例的基因測序結果來看,為德爾塔毒株。


    南京市衛健委副主任丁潔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按照南京市疫情防控相關規定,有機場進出港行程史、經停史或中風險地區人員被賦予黃碼,應居家或集中隔離,高風險地區人員被認定為紅碼。但劉暢說,在現實中,由于黃碼人員不能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但又沒有人上門采集核酸,只能自己出門,步行去附近采樣點測核酸。有網友還稱,由于管理不嚴格,黃碼的網約車駕駛員也可以接單。


    8月2日,南京市啟動第四輪部分區域核酸檢測工作。在南京市秦淮區門東歷史街區核酸檢測點,市民排隊接受核酸檢測取樣。圖/新華


    與此前武漢、石家莊在疫情中的封城措施相比,南京此次所謂的“封城”力度比較弱,記者在主城區還看到人流、車流穿行,持綠碼的市民基本出行不受影響。7月29日,南京市公交客運量達到72萬人左右,地鐵日客運量106萬人左右,公共交通尤其是地鐵仍然存在擁堵的情況。劉暢說,她每天要到公司上班,主城區交通依然有早晚高峰,一位朋友幾天前在早高峰時甚至一度沒有擠上地鐵。


    一位不愿具名的公共衛生專家分析說,如果病例流調信息清晰,均指向機場,沒有來路不明的感染者,也沒有在主城區內形成更大范圍內社區傳播,這樣做是可以的。但南京更應該學習的,是去年11月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發生輸入性疫情后,上海市及時采取的精準防控措施,將疫情扼殺于搖籃中。但是顯然,這次南京并沒有做到。他認為,各地在防疫過程中,要相互學習經驗,不要各自為戰,遇到共同難題,要一起協商來攻關、解決。


    7月29日至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到江蘇省南京市調研疫情防控工作,提出要從嚴從緊抓好各項防控工作,堅決阻斷疫情擴散。


    疫情為何發生


    在疫情發生后的第三天即7月23日,盡管疫情起源尚未公布,江蘇省委就暫停了馮軍的東部機場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職務,由前任董事長錢凱法代理。


    東部機場集團是江蘇省委、省政府推動,省市共建,依托南京祿口機場組建的全省機場集團,除祿口機場,徐州、常州、淮安、連云港等6地機場公司通過股權受讓方式,成為機場集團控股子公司。公開資料顯示,東部機場集團江蘇省國資委持股占比44%,南京市屬企業南京紫金投資集團持股28%,江蘇交通控股持股27%。


    6月29日,湖南張家界,“魅力湘西”劇場外游客人來人往。圖/視覺中國


    疫情發生10天后的7月30日,南京此輪疫情的源頭終于揭開。在當天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潔說,本次疫情早期報告的機艙保潔員病例的基因序列,與7月10日俄羅斯入境的CA910航班報告的1例輸入病例的序列一致。通過調查發現,這些保潔員工參加了CA910航班的機艙清掃,工作完成后,因為防護洗脫不規范,可能造成個別保潔員感染,進而在保潔員工之間擴散傳播。該公司保潔員同時保障國際和國內航班垃圾清運,機場其他工作人員因為接觸保潔員或被污染環境而感染。


    CA910是國航從莫斯科飛往國內的航班。為緩解北京的境外輸入防疫壓力,從去年7月起,天津、石家莊、沈陽、鄭州、南京等城市曾先后作為第一入境點。記者查詢中國民航局官網發現,7月20日至21日,民航局向國航CA910 航班(莫斯科至南京)等發出熔斷指令,稱7月10日入境CA910航班確診新冠肺炎旅客7例,自8月2日起,繼續暫停國航CA910航班運行2周。此前一周,第一入境點為鄭州的該航班就因查出5名確診病例,被要求從7月19日起停飛兩周。從去年7月至今,該航班共熔斷10次,檢出新冠病毒陽性患者超過69例,累計停飛時間達23周。


    丁潔對《中國新聞周刊》說,保潔員被感染后再將病毒傳給機場其他工作人員的場所,可能是員工的共用休息室,“他們在工作完后,將防護服脫下來,處于非工作的狀態”。


    “我們認為機場現在(防疫管理)松懈了,機場消毒工作沒有去年武漢疫情時期做得好!币晃槐淮_診的機場保潔員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他們既要打掃國內航班,也要打掃國際航班!耙郧翱团撓,乘客下機后,要全部消殺一遍,艙門一關好幾個小時,之后我們再上去打掃,F在乘客一下,我們就要上機打掃,如果消殺好了,那沒多大問題!痹摫崋T還說,他們打掃國內和國際航班的清潔工具是混用的,用完之后消毒。因為沒有食堂,要自己帶飯,在休息室里吃。除了打掃衛生,保潔員還要將客艙垃圾背到機場廊橋下,垃圾袋里有乘客用過的刀叉,容易將垃圾袋刺破,垃圾灑落造成病毒傳播風險,以前有專門的垃圾車負責運輸客艙垃圾。一位機場管理人士對此指出,在疫情時期,像這樣高風險的廢棄物,應由專業清運單位來處置。

     

    據南京祿口機場官網消息,2010年5月1日,候機樓保潔業務正式實施外包管理。2011年11月1日,機場公司飛機客艙保潔職能正式移交四川至誠保潔公司。公開資料顯示,四川至誠保潔公司有一家南京分公司,位于祿口機場內。2019年12月發布的祿口機場客艙保潔項目招標公示中,除了四川至誠,還有另外兩家中標候選人。


    8月1日,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吉首市,人們在排隊接種新冠疫苗。圖/人民視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機場管理人士向《中國新聞周刊》分析說,在正常情況下,國際和國內航班區域都會分隔開,不會在控制區內發生混流,對國際入境人員也有著嚴格閉環管理措施。為降低疫情風險,機場高風險崗位日常工作中要執行“四指定”,即指定工作人員、服務區域、休息區域、行李車和擺渡車,以減少人員流動和疫情傳播風險。因此,國內和國際航班保潔人員不應交叉使用。機場保潔業務外包是業內常見行為,沒有問題,關鍵還在于機場管理不到位,應當由專業的人來做專業的事。


    一位民航專家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東部機場集團屬于省管企業,為廳局級,其負責人由省里來任命。馮軍出生于1969年,本科畢業于南京師范大學古文獻專業,曾先后擔任過南通市市委常委、組織部部長、統戰部部長,無錫市委常委、組織部部長。2020年7月,經江蘇省委、省國資委黨委決定,馮軍出任東部機場集團黨委書記,同年11月,出任董事長。在其此前近30年的履歷中,并無民航行業經驗。


    不過,前述民航專家也表示,從疫情防控角度而言,地方政府是第一責任人。不管是省屬企業還是央企,都要配合當地政府,不折不扣落實、執行當地的防疫政策。據東部機場集團官網消息,7月5日,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韓立明還曾到祿口機場檢查指導機場涉外疫情防控工作,馮軍陪同。


    張家界的二次放大作用


    武漢疫情之后,國內此前的輸入性疫情中,還沒有哪一次像南京疫情一樣,波及范圍如此之廣,還形成了病毒二次傳播的風暴眼。在7月31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家衛生健康委疾控局一級巡視員賀青華總結說,此輪疫情特點,除了德爾塔毒株的威力,還有正值暑假的特殊時間節點,發生地是人口密集、流動量大的國際機場。


    正因為起源于機場,這輪疫情輻射的范圍是全國,而非江蘇省內。在江蘇,只有宿遷、揚州兩地出現和南京直接關聯的病例。前者只有3名病例,后者在棋牌室擴散,產生了近百例病例的聚集性疫情,導致揚州泰州國際機場所有客運航班暫停起降,揚州封城。但真正使疫情在全國范圍內得以進一步放大的關鍵地是旅游勝地——湖南張家界。


    7月29日,北京新增確診病例所在的居民小區已封閉,超市送貨及外賣人員向小區內遞送居民購買的生活用品。圖/澎湃影像


    7月26日,遼寧大連排查出3名本土無癥狀感染者,他們曾于7月17日由大連飛往張家界,去程途中,在祿口機場轉機,停留約2小時。7月22日,三人在張家界觀看“魅力湘西”劇場演出,演出1小時。


    這起疫情迅速讓“魅力湘西”演出成為焦點!镑攘ο嫖鳌惫ぷ魅藛T曾表示,“當晚大概有2000名觀眾,大家沒有間隔一個座位,都是挨著坐的!笔钇诼糜胃叻鍋砼R,“魅力湘西”每天常態化連演4場,日接待人數超過1萬人。


    7月22日,江蘇淮安市某企業組織的67人旅游團去張家界,24日也觀看了演出。截至目前,該企業有 9名員工和兩名員工家屬感染,旅行社導游被檢出陽性。這一旅游團因以湖北荊州作為往返張家界中轉站,還使得乘坐同一趟高鐵的兩名乘客感染,另有?、荊州、武漢三名乘客因與旅行團在荊州站有交集而被感染,并進一步傳染給他們的密接者。這一旅行團及其引發的感染人數至少達25人。


    在張家界目前確診的16例感染者中,有6例都是旅行社員工。在感染病例行動軌跡中,天門山、張家界森林公園等都是常見景點。7月20日至24日,國內平均每天有42個航班飛達張家界,以窄體客機空客320和波音737為主。依此計算,在此期間,最多有超過3萬人飛抵張家界。這些進港航班中,從上海飛入張家界的航班量最多,達25班,其次是北京、廣州、西安、長沙和成都。成都有6名感染者,其中一人還為天府機場航站區工作人員。


    7月29日和8月1日,北京分別通報了兩例和三例京外關聯本地感染者,分別為兩個家庭,都曾去張家界旅游。其中一個家庭因在湖南長沙、益陽停留,產生連鎖反應,致其朋友、親戚等6名密切接觸者感染。


    8月2日晚,上海市浦東新區華夏二路1500弄心圓西苑小區內,醫護人員正在進行核酸采樣前的準備工作。圖/中新


    中華預防醫學會副會長梁曉峰對《中國新聞周刊》說,一方面德爾塔變異毒株傳播能力強;另一方面,中國經過一年多的抗疫,民眾也有著倦怠情緒,防疫的弦也放松了,“現在又趕上暑期,很多人長時間沒出去了”。從張家界旅游景點反映出的現實來看,過于密集的人群,來自四方八方的游客給病毒的傳播造成了很大的便利。


    南京疫情促使全國接受壓力測試


    “現在我們更關心的問題,不是南京本土感染了多少人,而是向全國‘撒出去’多少人,這些人能形成多大的感染,因為很可能每過一天,新增病例數就會大幅上漲!鼻笆龉l專家指出,此次疫情,德爾塔毒株威力得到淋漓盡致發揮。關于疫情走勢,他表示,很可能等南京疫情消停了,全國還沒消停,“起碼再等十天半個月,才能大概知道規模是怎樣,就看全民核酸檢測的城市還有多少吧!”


    本輪疫情發生后,南京、揚州主城區、煙臺主城區、張家界、湖北黃岡紅安縣、長沙寧鄉等多地都開展了全員核酸檢測。8月3日,武漢市宣布啟動全市全員核酸檢測。截至目前,據不完全統計,全國范圍內,因南京關聯疫情而開展全員核酸檢測的城市已至少達7個。長沙中風險地區、株洲云龍示范區等重點區域也已開展全員檢測。


    7月29日起,深圳啟動12至17歲人群新冠病毒疫苗接種,目標人群分為內地在校學生、內地非在校目標人群、港澳臺籍目標人群和外籍人士。圖/新華


    整個7月,全國累計報告新增本土確診病例328例,已接近此前5個月總和,已有14個省份報告新增本土確診病例或無癥狀感染者。全國現有高風險等級地區4個,中風險地區超過120個。7月以來,全國日均新增境外輸入確診病例27例,外防輸入壓力持續增大。


    隨著新冠大流行的持續和疫苗接種率的提高,不少專家預計,新冠會走向流感化。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稱,南京疫情促使全國經受壓力測試。未來通過疫苗接種,仍不能完全控制疫情持續和反復,但如果在全面放開后病死率降至流感的水平,就可以消除該病毒流行帶來的嚴重后果。他指出,哪怕每個人都打了疫苗,新冠仍會流行,但流行程度會降低,病死率可以降低。


    前述公衛專家對《中國新聞周刊》分析說,這輪疫情為各個城市是否與病毒共存提供了嘗試的空間。但就中國防疫政策來說,現在還不具備調整的前提。原因在于,首先,疫苗接種率還不夠高,再者,針對新冠的特效藥也還沒有。未來一個階段,依然要堅持動態清零的策略,雖然追求“零感染”會越來越難。


    他還表示,這輪疫情沖擊對于疫苗接種也是一個轉折點,對于變異毒株,疫苗的效用到底有多大值得觀察。但即便如此,當務之急還是應盡快接種疫苗,除了重點人群打加強針,普通人群中沒有完成全程疫苗接種的,也應盡快接種。同時,疫苗研發生產企業應盡快研究針對變異毒株的疫苗。在實現疫苗高覆蓋率之后,才可能討論與病毒共存。

     

     

    “如果和新冠共存,像這樣各地出現散發疫情就會成為新常態,和城市里出現流感是一個道理”。前述公衛專家說,但如果想要實現和病毒共存,一個前提是醫療系統不崩潰,不發生醫院感染,再者對民眾的要求也很高,不動輒出現醫療資源擠兌、超市被搶空的現象,這其實對于城市乃至整個社會的治理水平也提出很高的要求。就這輪疫情來說,“我們還要交一些學費,回頭再考慮怎樣和病毒共存”。


    最近,歐美、以色列等很多國家在實現高接種率后,將防疫政策放開,出現了很高的感染數字。對此,梁曉峰認為,“他們的嘗試有很大的風險,所以我們國家目前還是要堅持現有的策略不能變!倍谒磥,新冠未來會變成什么樣,致病性更強,還是會像流感一樣,都還需要觀察。


    就在鄭州出現極端性大暴雨后10天,7月30日,鄭州報告一例無癥狀感染者。到8月2日18時,這輪由鄭州六院的院感事故引發的疫情,已使當地出現63例確診患者。同一天,廈門市在對入境人員主動進行例行核酸檢測時發現,廈門航空公司一名國際貨運機組成員張某及其三名家人結果為陽性。8月2日,上海市浦東一醫療機構報告,浦東機場貨運區一名外航貨機服務人員新冠核酸檢測陽性,該病例為貨運區駕駛員。當晚,浦東機場連夜展開大規模核酸檢測。全國各地新冠感染者新增確診的數字還在不斷上漲。

     

    (文中劉暢為化名)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天堂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