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會

    這幫“研究僧”,985不收了

      2021-05-25 13:16:45

      文/俞楊

     

    圖/圖蟲創意

     

      學碩>專碩>非全日制>單證在職,在碩士圈地位鏈條里,有985停招的是學碩。

     

      近日,一則“復旦大學經濟學院2022年起不再招收學術學位碩士研究生”的消息,引發關注。

     

      相比多所985高校在部分學科領域停招學碩,近年來高校專碩比例不斷擴張。專碩招生人數全面超過學碩,至今已4年。

     

      在碩士培養轉變趨勢下,高等學歷在膨脹。面向學科設置本科專業,面向就業培養專業碩士,面向學術研究培養博士,學歷教育成為高消費?

     

      名校棄車

     

      復旦大學王牌學院,停招學碩。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官網5月12日發布一則《重要通報》,稱經黨政聯席會議討論決定,自2022年開始,該學院不再招收學術學位碩士研究生。

     

      公開資料顯示,復旦大學經濟學院是國內較早從事經濟學研究生培養的單位之一。1949年,學院前身經濟系、經濟研究所招收90名研究生,是新中國招收的第一批研究生。

     

      在更早之前,復旦大學軟件學院官網在2020年7月1日也發布了一則通報,稱軟件學院從2021年起不再招收學術學位碩士生。

     

      復旦之外,近年來已有多所985高校在部分學科領域停招學碩。

     

      早在2014年,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即宣布不再招收學術型碩士研究生,改為招收金融、保險、稅務、國際商務4個專業的專業學位研究生。2020年,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發布通知稱,2021年起取消學術型碩士研究生項目招生。

     

      對比四川大學2019年、2020年碩士研究生招生專業目錄,四川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應用心理學專業2019年招收10名學術學位碩士研究生,次年改為15名專業學位碩士研究生。

     

      近年來,隨著專碩的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高校尤其是985高校,開始對本校招生計劃進行調整,將擴招名額大部分落實在專碩的招生上。

     

      2020年,天津大學、中國農業大學、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的專碩與學碩招生人數已經基本持平,在南京大學、四川大學、南開大學的招生計劃中,專碩的占比也已超過或接近40%。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向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從社會需求來說,培養那么多學碩確實沒有必要。同時,專碩的發展一開始并不被大家看好,一是學生不青睞,二是學校不重視,三是就業機構不垂青,在此情況下各大高校被要求逐步提高專碩的比例。

     

      當然,各大高校在其內部怎樣去降低學碩比例、提高專碩比例,一直是一個糾結的問題,最終取消哪個學院的學碩,是經過反復的磨合與權衡。

     

      專碩居上

     

      取消學碩是眼下的事情,降低學碩比例卻是較早之前的打算。

     

      早在2012年復旦大學經濟學系90周年生日的時候,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就已表示,將招收學碩/專碩的比例從2:1降到1:1然后是1:2。

     

      我國從2009年起開始調整研究生培養結構,隨后作出了“到2015年全國專業型碩士與學術型碩士將達到1:1招生比例”的研究生教育發展規劃。

     

      2015年,我國專碩招生規模占比44%,與學碩規;境制。2017年,專碩招生人數首次超過學碩,成為研究生教育主體。2019年,專碩招生規模占比達58.5%,接近六成。

     

      2020年9月,教育部官網公布《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發展方案(2020-2025)》,明確到2025年,以國家重大戰略和社會重大需求為重點,增設一批碩士專業學位類別,將專碩招生規模擴大到碩士研究生招生總規模的2/3左右。

     

      2020年研究生擴招18.9萬人,其實是有著比較明顯的側重,將重點投放到服務國家戰略和社會民生應急領域,重點投向臨床醫學、公共衛生、集成電路、人工智能等專業,而且以專業學位培養為主,以高層次的應用型人才專業學位為主。

     

      當然,專碩快速發展,問題同樣顯著。一者,專碩學費過高的問題不解決,盲目推崇專碩并不是提升教育水平的有效途徑。二者,國內高校學碩和專碩培養同質化問題比較嚴重,尤其是工科被指幾乎沒有區別。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指出,專業碩士培養與學術碩士培養是不一樣的,不能成為學術碩士培養的“壓縮版”,要求學校加強師資建設、課程建設,探索新的人才培養模式。

     

      儲朝暉指出,專碩與學碩培養的同質化,跟職業教育普職分流有點類似,都是簡單以考試分數作為劃界標準,F在碩士階段的培養,還是過于看重各門學科的考試分數與論文,如果這種評價標準不改變,專碩與學碩的發展依然是有問題的。

     

      儲朝暉認為,專碩與學碩分流,碩士培養的評價標準也應多樣化。要真正讓專碩健全地發展,就應該建立更加精細的專業評價。

     

      學歷膨脹

     

      學碩停招,今后的學術研究由誰來承擔呢?

     

      主要由博士來做。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官網3月19日的通知中明確表示,優秀本科生攻博夏令營是經濟學院選拔攻博生的唯一渠道。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自2021年起,對研究生培養結構進行調整,增擴博士研究生項目招生。2014年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將學術型人才培養,定位于招收培養博士研究生。

     

      2020年7月召開的全國研究生教育會議,對我國高層次人才培養體系進行了總體設計與定位,未來高層次研究人才將主要以博士教育為主。

     

      不過,儲朝暉指出,優秀本科生直接讀博可能是解決問題的一個通道,但是不是能夠解決所有問題?特別是一些學生在本科階段表現優秀,到后面博士階段還會有很多不確定因素。

     

      再者,本科生直接讀博,從人才培養來說,未必是很好的路徑。如果是在本校讀博,那么學習經歷、視野就沒有很好地拓展開來。比較杰出的一些人才,都是上過多個學校,甚至跨過多個專業,有這種經歷的人后來更容易有所成就。而本科生直接讀博,跟這樣的路徑正好相錯。

     

      至于學碩停招后的專碩培養,則主要以應用型人才為主,面向就業。

     

      于是,面向學科設置本科專業,面向崗位培養專業碩士,面向學術研究培養博士,學歷在多年高等教育擴招中無形膨脹了。

     

      碩士研究生的定位,今天確實要轉變。1990年,全國碩士招生3萬人,博士3300人。2020年,碩士招生超過了100萬人,博士超過了10萬人。

     

      熊丙奇指出,在碩士研究招生規模超過100萬之后,作為過渡性的碩士研究生教育,應該增加專業碩士招生,培養高素質應用型人才,避免學術型人才過剩,“學歷高消費”。

     

      根據國家對專碩的定位,其培養目標應該是培養具有扎實理論基礎,并適應特定行業或職業實際工作需要的應用型高層次專門人才。

     

      由于近幾年就業形勢比較嚴峻,社會整體就業門檻提高,追求高學歷的就業敲門磚,成了多數大學生的考研動力。

     

      中國教育在線于2020年做過一項考生考研動機調查,調查顯示:選擇考研的主要動機之一是提高就業和從業的核心競爭力;此外,為了獲得研究生學歷而考研為第三動機,其本質還是就業。

     

      今天人們談到研究生,更多會想起就業大軍。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天堂无码